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申博sunbet入口 > 正文

和因服务于很多选区而不能说出真相的政客们”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11-23

  每年在美国加州举办的TED大会就有这样的野心,号称“超级大脑SPA”。然而,它真正在大范围内改变世界,却是始于2006年,第一个TED演讲视频被传到网上。迄今,演讲视频的收视率超过8亿人次。

  不用买昂贵的门票去现场,在家里的电脑和手机屏幕上,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用这18分钟来影响和改变自己,包括很多中国的大中学生。

  “TED演讲的前沿性,是国内目前极少讲座可以与之相比的——最先进的科技以及思想动态几乎都能在TED的舞台上见到踪影,它以讲故事的形式把一些好的思想带给你,并且最多只占用你18分钟。但很多时候,那已足以让你窥一斑而知全豹。”TEDtoChina网站的创办者叶富华说。

  “TED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哇!”李翔第一次看到TED的视频,是在大一的一次交流活动上。随后,各种各样的TED演讲开始给他带来大大小小的头脑冲击,“我居然能免费在家里观看到这么前沿的东西!”

  没有开幕式、演讲台、西装和领带,也不欢迎“在法律上不能告诉我们真相的CEO们,和因服务于很多选区而不能说出真相的政客们”,给予每个演讲者的时间是18分钟。在TED的舞台上,最不缺的就是牛人。他们演讲的内容却往往与在其他场合不同:以慈善家身份出现的比尔·盖茨一边说着“没有理由只让穷人体验被蚊子攻击的滋味”,一边将蚊子释放到会场里,让与会者也体验一下喂蚊子;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则做了一场有关气候变暖的演讲,成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的缘起。

  “在最短的时间内,我可以学到这些牛人最厉害的地方,他们会给你描述一个你从未想过的世界或世界观。”2007年,吴恒看到诺贝尔奖得主詹姆斯·沃森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讲述自己发现DNA的过程时,他突然觉得,“这和从教科书里学习的感觉截然不同!传统的教育方式是老师对着教科书讲,TED则是让教科书的作者来教你。”2009年,他开始做TED字幕翻译计划的志愿者,“看了那么好的视频,就觉得有必要让更多的人看到,就像是在传播文明。”

  “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演讲者会用最具代表性的个案,高效率地传递思想或者介绍全新的领域。”两年前,在广东工业大学读大二的陈谦在微博上看到第一个TED视频——一个印度学生正在解释自己是如何用简单的工具就做出了一套可穿戴装置“第六感”,他觉得新鲜极了。“这些看似高科技的东西,其实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TED每集演讲的时间都很短,这正好迎合了现代人生活的碎片化。高二开始看TED的陈小瑜总是在早上起床或晚上上床之前,一边放着TED音频,一边做别的事情。陈谦则习惯在每天晚上洗完澡后吹头发的时间里看一集视频。

  “人们很多时候不想学习,又想学习。不想学习,指的是不愿意投入太多时间在某些只是好奇的陌生领域;又想学习,指的是人们对于自己熟知领域之外的其他领域充满好奇心。TED演讲的18分钟格式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TEDtoChina共同发起人丁先生说,人们的时间有限,如何搭建出色的知识结构是一个很大的挑战,TED演讲是一个很好的新型学习工具。

  叶富华觉得,看过的TED演讲有几百个了,半数以上改变了他对某个东西或者是对自己的看法。并且,它们让他看到了一种趋势: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好,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为此做点什么。虽然有非常严重的金融危机,有日益恶化的生态危机,但是,我们的世界还是充满了很多积极的故事:暴力正在减少、人们重新发现社区的价值、社会创新正在蓬勃兴起、我们都能作出改变,不管是亿万富豪还是布衣平民。

  之前,每当有人问起叶富华TED是什么的时候,他经常举出比尔·盖茨、比尔·克林顿、爱德华·威尔逊等人当例子,以展现TED舞台之强大。但看的演讲越多,他越发现,真正的TED明星不是那些大牌人物,而往往是一些在自己领域里默默耕耘和创新的无名人士。这些人有的是警察,在尝试新的方法去与囚犯接触;有的是小学校长,通过一些有趣的活动,鼓励学生去从社会发现问题并且发出自己的声音;还有的是剪纸艺术家,通过剪纸去讲述这个时代的故事……“也许他们本来只改变了囚犯、几十个学生或普通市民,但一经TED舞台的放大,他们的感召力和影响力马上几十倍几百倍地增长。”叶富华说。

  做着有趣事情的普通人,也同名人一样有机会站在TED的舞台上,向世界介绍和传播思想。李翔觉得,在以往的学校演讲台上站着的,除了专业类演讲,或者是事业成功人士来演讲的,或者是来给学生励志的,这正是TED与其他讲座、课程最大的不同。“这个平台能让一个名气不大的小孩在台上讲,美国副总统、比尔·盖茨都在下面听。如果只让大学教授在演讲台上喋喋不休,学校会扼杀年轻人创造力的。”

  王三木最初接触TED时,刚刚硕士毕业进入广州一所三本独立学院当老师。3年里,通过TED这个窗口,他了解了不同形态的教育。他慢慢发现,自己最初对教育的理解是幼稚的。

  “TED的演讲者都是高水平的,他讲出的问题,可能也是我们同样会遇到的。这样,与其听现实中的老师再讲一遍,不如老师和学生一起,听一遍TED关于这个问题的探讨,再一起讨论,效果就会好很多。”王三木说,很多学生抱怨上大学,或者对自己的专业不满,经常逃课,如果把逃课的时间用在看看TED演讲上,也会受益匪浅。

  王三木觉得,在学习的过程中,他个人的收获也不亚于学生。TED不仅是强大的内容提供方,也是一种工具,帮助他找回了上大学以后就消失已久的学习热情,重新开始主动地、有意识地学习。

  “18分钟是很短的,基本都是做一些思维的碰撞,让你知道有这么一个新的理论或思想,但要真正深入掌握一门知识,是需要读书和实践的。”在王三木看来,对TED的学习包括两个阶段:如果还不了解自己的兴趣,或者对世界的认识还不够,TED就可以作为通识教育的工具,让你打开眼界;如果有了比较明确的想法,就可以专门接触某一类演讲,顺藤摸瓜,去阅读演讲者的著作,探究他所在的领域,了解他所做的事情,并和自己的工作结合在一起。这样,TED就会变成灵感的触发器。

  TED则直接影响到李翔的人生选择。他看了无数遍一个名为《学校扼杀创造力》的演讲,在这段视频中,肯·罗宾逊指出,现代教育不应该只是为了最终产出大学教授,而应该是多元的;不是数学不好,但美术、音乐、舞蹈也同样重要,可惜我们现在的课程都是注重分数、基点,让学生最终向着同一个方向:背书、拿到高分,顺利毕业。

  这段视频让李翔有了休学的想法,大二时,他决定开始间隔年,后来,他从那所独立学院退学,申请去了新西兰留学,现在已经创业取得了小小的成功。“TED让我感到生活是如此的多元,不用一条路走到黑。”

  “TED演讲其实只是一个窗口,但是,通过这个窗口,我们可以找到很多来自全球各地的志同道合者。”叶富华说。

  在世界各地,喜欢TED的志同道合者正在聚集到一起。2009年3月,TED推出了TEDx项目,只要满足以下条件,任何人都可以自己组织TEDx讨论会:不能超过一天,会上25%的内容必须是TED演讲视频的内容。本地演讲者的谈话要被录音,并被放在以及一个专门的YouTube频道上。

  目前,以城市、高校为平台,中国也已经有了几百个TEDx组织。在这些小小的分会场上,更多的人走上分享的舞台,交流人生、灵感与创新。

  “一些对理想有追求、希望作出某些改变的人走到一起,他们在了解世界其他地方正在发生什么,再相互探讨这样的变化对本地有何借鉴意义——这就是TEDx最典型的一个写照。”叶富华说。

  在美国硅谷举办的一场TEDxSV年度大会上,TEDx全球项目总监拉瓦·斯丹说,整个TEDx的社区就是一个具有全球凝聚力的部落。这个部落的故事,就是全球不同文化相交融的故事,部落里的人也许肤色种族信仰各不一样,但大家都坚信一点:优秀的思想可以改变我们的未来。

  著名音乐家Bob Geldof则在2008年的TED大会上说过:“人类的进步要靠一些‘非理性’的人。理性的人看到世界是什么就是什么,‘非理性’的人则坚持要努力去改变它。假如要我说TED是什么,我会说,TED本身就是一帮‘非理性’的人的聚会。”正是这些“非理性”的人在重新定义着我们这个时代成功的概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Powered by 申博太阳城|太阳城娱乐官网【申博sunbet入口】 版权所有

Top